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 >
北齐祖珽的标签:天才好色贪财小偷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发布日期:2022-05-16 22:43   来源:未知   阅读:

  北齐秘书监(专掌国家藏书与编校工作的官名)祖珽被太上皇高湛抓进乾寿堂,质问他为什么弹劾四大金刚尤其是毁我士开?祖珽厉声答:“臣得以进入朝廷,确实全仗和士开之力!但是,和士开对臣的恩义是私情,臣弹劾他完全出于公心。和士开等四人倚仗陛下恩宠,专权作威,操控朝廷,与吏部尚书狼狈为奸,互为表里,卖官鬻爵,政治腐败,行贿成风。陛下不把他们当回事,臣却担心大齐基业毁于一旦啊!”

  高湛大怒:“你竟敢诽谤我?”祖珽宕开一笔:“臣不敢诽谤,臣只知道陛下曾经强取民女!”高湛狡辩:“我那是可怜她们冻饿街头无依无靠,才收养她们!”祖珽讥笑:“那为何不直接开仓放赈,反而把她们买入后宫呢?”高湛恼羞成怒,抄起刀环去堵他的嘴,令人皮鞭棍棒齐下,活活打死他。祖珽忍着伤痛大喊:“不杀我,陛下能得到好名声!杀了我,我能得到好名声!陛下三思!”高湛觉得有理,暂停用刑。

  祖珽缓过气来,继续刺激高湛:“陛下有个范增般的奇才却不会使用,您还会干什么?”高湛又被激怒:“你竟然想把我比作项羽?”祖珽哂笑道:“项羽岂是一般人比得上的!人家一介布衣,率乌合之众奋斗五年,终成霸业;您全靠吃父兄的老本才当上皇帝!臣的才能慢说是范增,就是张良,也无法与臣相提并论!”

  高湛气急败坏,令人用土堵住他的嘴。“珽且吐且言,无所屈挠”。高湛无可奈何,令人抽打二百鞭后,把祖珽流放到

  这个貌似典型的忠臣斗昏君的故事传遍朝野后,不认识祖珽的人,无不敬佩他的赤胆忠心,敢逆龙鳞;了解祖珽的人却嗤之以鼻,认为他是权欲熏心,孤注一掷,企图

  祖珽字孝征,出身东魏汉族世家,“天性聪明”,没有学不会的技艺:文能“词藻遒逸”,文章冠绝一时;武能盘马弯弓,上阵交锋;精通音律,善弹琵琶制新曲;天赋凛异,精通四方民族语言;阴阳占卜,绘画医术,“凡诸伎艺”,无所不精。祖珽出众的才艺被人在歌谣中传唱:“多奇多能祖孝征,能赋能诗裴让之。”他吸粉无数,被世人推崇为天才少年。

  在朝廷组织的对策考试中,祖珽以优异成绩进入朝堂。他曾替某刺史写了一篇为皇帝歌功颂德的《清德颂》。此文典雅秀丽,轰动一时,引起时任东魏大丞相高欢(后为北齐神武帝)的注意。高欢为了检验他的实力,召他面见时故意不给他纸笔,口授36件急办事件。祖珽默记在心,出门后逐一对朝臣们传达高欢的分派任务,居然一件不漏,深受人们赞赏。

  高欢送东魏公主与柔然族首领和亲,有个名人创作出《出塞》及《公主远嫁诗》咏赞此事。祖珽一时技痒,精心唱和两首,远远超出原作,“大为时人传咏”;河南安阳定国寺建成后,需要重量级人物撰写《定国寺碑》。祖珽因为才学过人且精通鲜卑语,被人极力推荐执笔。他精心构思,“二日内成,其文甚丽”,再次名扬天下。

  功成名就后,祖珽好色贪财的本性原形毕露。他经常召集不良少年们开party,结束后,带他们“游集诸倡家”。对臭味相投的陈元康等狐朋狗友,他出手更是大方,时常与他们到妓院“为声色之乐”,还带他们回家

  ,取出“山东大文绫并连珠孔雀罗等百余匹”做赌资,令女仆们掷骰子赌博,以此取乐。

  一次,他竟然把朋友的妻子骗到家里参加宴会后,让她轮流与客人陪睡。祖珽的口味很重,居然和一个六十多岁的寡妇长期通奸,还称其为娘子。事情败露后,成为哄动一时的笑谈。有人劝他别太过分,祖珽却恬不知耻宣称自己的人生哲学就是“丈夫一生不负身!”

  祖珽贪得无厌,在地方担任主管谷事的仓曹期间,利用管理漏洞,明目张胆侵吞地方税收来饱中私囊;他为顶头上司出谋划策,撺掇他利用调运粮食机会,伪造上级批示,从仓库里偷运出十车粮食。由于做贼心虚,祖珽被官兵当场抓获。

  高欢亲自参与审讯,祖珽摇动三寸不烂之舌极力狡辩,把全部罪责推给上司,得以无罪释放。出门后,他竟然厚颜无耻到处吹嘘:“高丞相真是明察秋毫!不过,这事儿还真就是我干的!”

  由于偷粮不成,祖珽贼心不死,又伙同别人伪造公函,请求上级拨付三千石粟米,到手后转手倒卖,赚了一大笔。东窗事发后,由于铁证如山,祖珽只得供认不讳。高欢非常愤怒,责令他加倍偿还骗取的粮食,并鞭打二百,戴上铁制刑具,发配到兵器房出苦力。后来因为有立功表现,他才得以免除刑罚,到相府以仆人身份打杂。

  高欢病逝,弟弟高澄(后为北齐文襄帝)继任丞相,祖珽得以东山再起。不久,高澄遇刺身亡,祖珽的死党陈元康也身负重伤,请祖珽代笔写遗书时嘱托:“某人替我保存着一些东西,请您取回交给我家人!”祖珽从某人口中得知那些东西是25根黄金后,财迷心窍,拿出两根给某人做封口费,其余全部占为己有。

  高洋(后为北齐文宣帝)继任丞相后,祖珽获得举荐下级官吏的权力。他故态复萌,或暗示或明码标价,卖官鬻爵,先后接受十几人的贿赂,把他们全部举荐为官员。事情败露后,他被高洋送到外地监视居住。祖珽在途中逃脱,晚上又被抓获。廷尉根据他的犯罪事实,依法判处绞刑。高洋念及他曾侍奉高欢和高澄,网开一面,命令廷尉减免刑罚。祖珽得以免除死罪,削除名籍。

  高洋篡东魏建北齐后,大赦天下,祖珽得以重回朝廷任职。他凭借精湛医术,出任正五品的尚药典御(相当于皇帝的私人医生)。为了讨好高洋的第九子长广王高湛,祖珽奏请朝廷拨付专款制造价格昂贵的胡桃油。胡桃油制成后,祖珽与下属联手倒卖,牟取暴利。后来因为分赃不平,事情泄露,祖珽再次被就地免职。

  他应邀到别人府上饮酒时,盯上了两个精致的铜盘,悄悄揣入怀里。主人发现铜盘失踪后,怀疑是下人所为。下人百口莫辩,请求主人搜查来客。当铜盘从祖珽怀里被搜出时,客人们都为他感到羞耻。祖珽却脸不变色心不跳,“怡然自若”走人。

  高欢宴请僚属时,发现一只金制酒器不翼而飞,令所有人摘下帽子接受检查,发现金酒器明晃晃插在祖珽的发髻上;高澄为相时,有人兜售南朝著名类书《华林遍略》。高澄召集高手加班加点誊抄后,退还卖家。卖家发现少了几卷,马上找高澄理论。高澄查问后才知道,这几卷书是被祖珽偷去卖了赌钱,大怒,杖责四十;高洋为相后,祖珽借到陈元康家送遗书机会,先后盗窃陈元康家里几千卷藏书;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偷走国家藏书馆珍藏的一卷《华林遍略》。由于他贼名远播,高洋称帝后“每见之,常呼为贼。”

  高氏父子兄弟走马灯般的权力更迭,使祖珽深深体会到要想保住荣华富贵,就必须跟对主子的道理。他断定高欢的第九子长广王高湛“阴有大志,遂深自结纳”,曲意奉承。他奏请朝廷炼制胡桃油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接近高湛。他发挥自己的绘画特长,创造性使用胡桃油做绘画材料,精心绘制出一幅艺术效果堪比西方油画的乘龙上天图献给高湛,并当面吹捧:“殿下骨相非同寻常,臣时常梦到殿下乘龙上天,所以特绘此图敬献。”高湛兴奋地开出支票:“果真如此,我一定让您大富大贵!”

  高湛继位后,履行承诺,破格提拔祖珽为中书侍郎。高湛当初为王时,曾多次被父亲文宣帝用鞭子责打,一直耿耿于怀。祖珽也因常被文宣帝当面称呼为贼而怀恨在心,于是启奏高湛:“文宣狂暴,何得称‘文’?既非创业,何得称‘祖’?若文宣为祖,陛下万岁后当何所称?”高湛正中下怀,下诏将文宣帝的谥号改为太祖献武皇帝,庙号高祖,令有关部门重新商议文宣帝的谥号。

  祖珽虽“与和士开共为奸谄”,但他的蹿升引起了和士开的嫉妒。一次,祖珽在皇宫后园弹奏琵琶,为和士开跳胡人舞蹈伴奏,得到高湛的“赏物百段”。和士开妒火中烧,把祖珽逼出京城到地方任太守。祖珽辗转回京任职后,决定韬光养晦,先依附和士开,再做图谋。就在他处心积虑想着如何向和士开献殷勤时,机会不期而至。

  祖珽获得这个绝密情报后,马上去找和士开献媚:“当今天子龙体堪忧!您是否想过,皇上如果驾崩,您如何安度余生?”和士开诚心求教,祖珽授计:“您去劝说皇上:‘文襄帝(高澄)、文宣帝(高洋)、孝昭帝(高演)的儿子都未能继承王位,所以陛下应该趁早让皇太子继承皇位。皇太子和高俨虽然是亲兄弟,但也必须尽早确定他们之间的君臣关系。’如果事情成功,太子即位后一定会对您感恩戴德,您的后半生就有倚靠了!您只需在皇上面前稍加劝说,我自然会上表议论此事。我们里应外合,必定成功!”

  正巧,天上出现彗星,太史官奏称是除旧布新之象。祖珽趁机上疏高湛:“您虽贵为天子,但据《春秋元命苞》云:‘乙酉之岁,除旧革政。’今年太岁星正好运行到乙酉位置上,所以陛下应该传为给皇太子,以适应天道的警示。”他同时引用北魏献文帝拓跋弘把皇位禅让给皇太子元宏的先例来说服高湛。高湛批准奏请,宣布将皇位禅让给年仅9岁的皇太子,自己做了太上皇。

  虽然退居二线,高湛依然“军国大事咸以奏闻”,任由四大金刚胡作非为。祖珽自恃居功至伟,“大被亲宠”,产生了扳倒四大金刚登上相位的念头。于是,他秘密搜罗证据弹劾和士开等人,铤而走险舌战太上皇,演出了开头那一幕惊心动魄的话剧.......

  祖珽被流放到光州后,光州副职张奉礼为了讨好权贵,奏报祖珽虽是流囚,却常与刺史对坐高谈阔论。朝廷批示:“牢掌”(关进牢房监禁)。张奉礼故意曲解:“牢者,地牢也。”于是挖了一个深坑,给祖珽浑身戴上枷锁,投入地牢严加看管。夜里,张奉礼令人点上一种含有毒物的蜡烛熏他的眼睛。祖珽受尽折磨,被活活熏得双目失明。

  太上皇去世后,后主高纬念及祖珽拥立之功,重新提拔祖珽担任地方官。高纬此时年仅13岁,朝政大权被乳母陆令萱和穆提婆母子与和士开一手把持。祖珽给陆令萱的弟弟写了一封自荐信,表达强烈的投靠愿望。和士开虽然嫉恨祖珽,但也承认他是个难得的人才,于是联合陆令萱在高纬驾前为祖珽说好话:“陛下能继至大至尊的帝位,完全是祖珽的策划。祖珽智谋过人,请将他调回京城,以便遇事商量。”

  在他们的运作下,祖珽得以重回京师,担任要职。他对陆令萱感恩戴德,躲在幕后密谋策划,鞍前马后奔走效力,为陆令萱消灭政敌立下了汗马功劳。琅琊王高俨见他们专权横行,祸国殃民,心底十分不满。祖珽替陆令萱密谋设计,充当陆令萱与高纬的信使,获得高纬批准,公开杀害了高俨。

  胡太后风流放荡,早年就与和士开勾搭成奸,后来又与和尚私通。事情败露后,高纬大怒,把她幽禁在北宫。祖珽深知这是让陆令萱成功上位皇太后的良机,于是展开了强大的舆论攻势。他杜撰典故向朝臣暗示陆令萱继任皇太后的合理合法性,又在不同场合大肆宣扬:“太姬(陆令萱封号)虽云妇人,实是雄杰,女娲已来无有也!”陆令萱也投桃报李,“亦称珽为国师、国宝”,还特殊晋升高官,享受厚禄和七十名士兵护卫的特权。从此,祖珽成为陆令萱身边的红人,顺昌逆亡,“势倾朝野。”

  名将斛律光对助纣为虐的祖珽恨之入骨,远远看见他就偷偷骂道:“这个遇事只会和小人们商量的家伙,不知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经常对部将说:“边境情况瞬息万变。以前的上级很尊重我们,如何调动人马,经常与我们一起商议。自从这个瞎子掌管国家军事机密以来,什么事都不与我们沟通!这样做,恐怕迟早会耽误国家大事!”

  北周为摧毁斛律光这座边防长城,用反间计编了儿歌到北齐京城教人传唱:“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祖珽如获至宝,向高纬解释:“‘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百升为一斛,明月是斛律光的字,暗指斛律光想犯上作乱称帝!”见高纬半信半疑,祖珽继续添油加醋引用自己编造的歌谣:“‘高山崩,槲(hú)树举,盲老公背上下大斧,多事老母不得语。’高山崩喻谁,陛下心里有数;槲树指谁,不言而喻;盲老当然是微臣,多事老母明显是太姬。这首歌谣就是斛律光指使人创作的!请陛下尽快除去斛律光!”高纬令朝臣们商议此事,大家都反对祖珽的意见。

  祖珽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让人买通斛律光的亲信,出面告发斛律光企图谋反。在祖珽一首策划下,斛律光惨遭杀害并被灭族。

  从此,北齐政坛人人自危,万马齐喑,祖珽“权势日大”,又把手伸向军队。他请求担任执掌禁军的领军一职,获得高纬批准。但是,与祖珽共执朝政的宗室高元海指示相关部门,不能在诏命上签字,并启奏高纬:“祖珽是个汉人,两眼又瞎了,怎么能担任领军!”祖珽得知后,到高纬面前分辨:“臣与高元海素有积怨,一定是他诋毁臣!”他列举出高元海与几个朝臣结为朋党的罪状。在陆令萱的积极配合下,这些人最终被全部赶出京城,到地方任职。

  从此,祖珽独霸朝堂,同时担任骑兵部队和外地军队的总指挥。他的所有亲戚鸡犬升天,“皆得显位”。高纬令数名太监伺候他的饮食起居,并赐予他天子才能戴的乌纱,特批祖珽可以不经通报直接到圣寿堂,和他一起坐在御榻上讨论国家大事,“委任之重,群臣莫比。”

  奇怪的是,登上权力最高峰的祖珽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好色贪财偷盗的毛病不治自愈,华丽转身为一个忧国忧民身残志坚的改革先锋。针对和士开执政期间造成的官场腐败和风气败坏现状,祖珽针锋相对进行用人制度改革。他任人唯才,大力提拔任用朝廷中声望高能力强的官员到各要害部门担任要职,在本系统肃清和士开流毒的影响。这些官员恪尽职守,廉洁奉公,以点带面,很快扭转了官场风气,形成风清气正的局面。祖珽的声望由此大为提高,朝廷内外都称赞他施行的美政。

  改革初见成效后,祖珽大招频出,着手整顿朝廷政务:减裁尸位素餐的官员和不必要的冗员;将京都最高军事部门京畿府与领军合并,把府内的百姓归郡县管辖;黜退宦官和朝廷内卑鄙宵小之人;公开招聘各类人才参与国家治理,以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祖珽的改革措施严重触犯了陆令萱和穆提婆母子俩的利益,母子俩开始处处使绊子,故意与祖珽作对。祖珽为了实现改革目标,毅然决定与他们分道扬镳。他指使人弹劾一件与穆提婆有很多牵连的受贿案,打算通过穆提婆受牵连后殃及陆令萱。为了扩大阵营,他请求高纬把胡皇后的两个哥哥从地方调进朝廷担任要职。陆令萱闻讯非常恼怒,千方百计破坏了祖珽的计划。

  由于陆令萱经常在高纬面前给祖珽上眼药,祖珽渐渐被高纬疏远。被祖珽当做打击对象的宦官们趁机群起攻之,揭发的罪名千奇百怪,无所不至。高纬不相信祖珽坏到这个地步,反复询问陆令萱实情。

  陆令萱见火候已到,才暗藏杀机说:“老奴该死!以前误听和士开谎言,说祖珽博学多才,像个善良的人,所以才向陛下举荐了他。现在看来,真是天大的罪过!老奴不敢奢望所有人原谅,老奴该死!”高纬令人审理祖珽一案,发现祖珽为了改革需要,先后十多次假传圣旨欺骗朝臣。高纬大怒,因为以前与祖珽有过不杀誓言,只解除了他部分职务。

  陆令萱和穆提婆母子企图借刀杀人,建议高纬将祖珽派往与南陈交界的北徐州(今山东省临沂市一带)担任刺史。祖珽多次想面见高纬替自己分辨,都被人阻拦,只得闷闷不乐出京上任。

  到北徐州后,祖珽完成了人生最壮丽的谢幕演出:南陈大兵压境,城中百姓人心惶惶。祖珽首创空城计,命令守城将士大开城门,全部到城墙下静坐。禁止行人在街巷走动,严禁鸡犬鸣吠。

  南陈军队见状,怀疑城中人马早已撤走,又不敢贸然进城,于是在城外驻扎下来,“不设警备”。夜深人静时,祖珽忽然下令全城军民大喊大叫,“鼓噪聒天,贼大惊,登时走散。第四届成都创意设计周今日开幕,”南陈军惊魂甫定后,重新结阵扑向城门。

  祖珽一马当先,杀出城门,冲向敌军。南陈军早听说过祖珽是盲人,料定他不会作战。现在忽然见他身先士卒,全身披挂,左冲右突,箭无虚发,神勇无比,个个惊怪不已,于是军心涣散,全军暂退。

  有人提醒祖珽向穆提婆求救,祖珽深知穆提婆对自己恨之入骨,早想让北徐州陷落使他身陷敌手,所以一定会“虽知危急,不遣救援。”于是,他拒绝求援,率全城军民“且战且守十余日,贼竟奔走,城卒保全。”

  终其一生,祖珽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心行虽薄,奇略出人”。他好色贪财,偷盗成性。为了攫取权力,他不择手段攀附权贵,卖身投靠;但是,为了实现政治理想,他铁骨铮铮,敢于和太上皇叫板对骂,敢于力挽狂澜雷厉风行进行政治改革,敢于和先是恩人后为政敌的陆令萱母子分道扬镳。在北徐州,敢于为国为民身先士卒冲锋陷阵。

  因此,对祖珽很难用忠良或奸臣定位。也许,天才与魔鬼的混合体,才符合祖珽的本来面目。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各类刊物上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